文祥天廷建设工程

中文版

文祥天廷建设工程

ENGLISH

>
>
>
【 致良知四合院】金一南丨2020内外形势与我们的选择(第一部分)

电  话: 0851-85989737
传  真: 0851-85989737
E-mail:
364545645@qq.com

 

电  话: 0851-85989737
传  真: 0851-85989737
E-mail:
364545645@qq.com

地  址:中国贵州省贵阳市南明区花果园金融街1号楼3108-3110号

            中国贵州省贵阳市南明区花果园C区16栋三单元2409号

新闻中心

人力资源

版权所有 Copyright(c)2019 贵州文祥天廷建设工程集团有限公司 黔ICP备19001280号-1

联系我们

服务咨询热线 :0851-85989737

扫一扫访问手机网站

关于我们

核心业务

新闻中心

【 致良知四合院】金一南丨2020内外形势与我们的选择(第一部分)

分类:
时政要闻
作者:
来源:
致良知四合院
发布时间:
2020/04/21 09:36
浏览量
【摘要】:
2020年4月15日至16日,“战略与能量”3.0企业董事长学习会暨「致28」企业三周年学习报告会,以空中课堂形式举行。

 

 

2020年4月15日至16日,“战略与能量”3.0企业董事长学习会暨「致28」企业三周年学习报告会,以空中课堂形式举行。

 

四合院特邀国防大学金一南教授出席,他分享的主题是《2020内外形势与我们的选择》。我们将在接下来两天时间里,连续刊载,下面是第一部分内容摘要,更多内容请点击音频进行收听。

金一南教授

全球形势

 

我们今天面临着形势,不管是领导到普通人,从企业家到职工都面临这样严重的考验,2020年的形势对我们来说是猝不及防,大多数人都没有想到这个形势的变化,几乎是全部人都没有想到一个新冠病毒对全世界产生这么大的影响。其影响的力度,超出了所有人的预料。

 

现在国际政治中有这样一个说法,就是把世界划分为新冠之前Before COVID-19和After COVID-19,就是新冠之前的世界和新冠之后的世界。西方的政治家和思想家们认为,新冠之前的世界和新冠之后的世界完全不一样,新冠病毒(COVID-19)成为分水岭,不管是国际政治、国际经济、国家关系、和平发展。

联合国集体大会

 

我们今天实际上进入了after COVID-19,我们已经进入了新冠之后,因为新冠蔓延以后,我们进入了这样一个环境,就是新冠之后的世界。

 

我们今天讲了这样一句话:“灾难是共同的”。全世界没有任何国家能够幸免,大家都一样,并不是说你可以看别人笑话的问题。

 

还有另外一句话“努力是各自的”。灾难是共同的,有的国家走出来了,有的国家走不出来,为什么呢?他的应对措施、重视程度完全不一样,采取的举措和全民的响应完全不一样。

 

福山观点

 

美国知名学者福山,他认为自由资本主义是人类历史的终结。

知名学者福山

 

然而,他最近讲“决定应对疫情表现的关键性决定因素,并不是政治体制的类型,而是该政府的能力,以及更为重要的是,对政府的信任。”

 

“比起政治体制的类型,最终起决定性作用的是民众是否相信他们的领袖,以及这些领袖执掌的是不是一个有能力、有效率的政府。”

 

中国表现

 

前美国助理国务卿坎贝尔说,美国作为超级大国,靠的不仅仅是财富和实力,更靠它绝无仅有的三大法宝:

 

1.国内有条不紊和卓有成效的治理

2.能够为世界各国提供公共物品

3.引领各国应对危机的能力和意愿。

 

“美国面临的麻烦是什么?美国正在经历对自己优势的再次考验。目前的成绩是不及格。如果美国真的丢掉自己的三大法宝,取而代之的将是中国。”

 

全世界都看到了,国内有条不紊和卓有成效的治理,能够为世界各国提供公共物品,引领各国应对危机的能力和意愿,这简直是在说中国。

 

但是坎贝尔总结的,这是美国作为超级大国的绝无仅有的三大法宝,今天变了,这种变化对我们来说很意外,因为我们并不想扮演世界领袖的角色。

中国医疗队奔赴他国支援

 

但是中国现在对世界提出:

1.我们有效完成治理

2.我们对各国提供公共物品,包括口罩、呼吸机、各种医疗物资

3.我们的示范,我们派出医疗队,事实上已经在引领各国应对危机。

 

但是,树大招风。东亚、特别是中国抗疫的成功,必然树大招风。我们出头了,你说我们想出这个头吗?我们不想出这个头,但是已出头了。

 

疫情防控中,中国给世界树立了一个所有国家都无法达到的成功标杆,这个标杆是如此鲜明和刺目,以至不少国家如鲠在喉,只能咒骂否认它的存在。要中国道歉、要中国赔偿、指责中国是疫情的发源、指责中国统计数字不实、指责中国隔离措施违反人权人道、指责中国援助他国是为了宣传。近期随着中国的示范作用增强,随着中国援外力度增大,对中国的指责一浪高过一浪。

 

从一个侧面说,这就是树大招风,必然达到了这样的结果。你做得东西,你这个做法,别人都很难达到这样的地步,为什么他们能达到呢?肯定是谎言、假的、他们的数字有假等等,而且他们是发源地,让他们赔偿等等,指责全来的。

 

领导者应对危机的三个原则

 

我们今天面对世界,不管对领导者还是对民众来说,领导者包括党和国家的领导者和地区的领导者,和企业的领导者,我们要做到最重要的就是三块儿:1.控制事态;2.承担风险;3.实现转换。

 


1.  控制事态

 

危机发生了,不以人的主观意志为转移,你想它也好、不想它也好,它来了,危机中你的原则,为什么要控制事态?不是争取则好的结果,而是避免最坏的结局。

 

当一个重大危机发生的时候,我们看见很多时候一些领导者往往趋向于无所作为,因为不做没有风险,做就有风险。但是在危机中不一样,你不做有更大的危险,我们说危中必须积极行动,积极不一定保证你成功、能够有效控制,但是不积极肯定失控。

 

我再引用一个解放军开国大将陈赓讲的,“枪声一响,再好的应对方案作废一半。”我们平时搞了各种各样的危机应对方案,等到真正的危机来的时候,平常觉得有各种各样的应对方案,但是真的当事情发生以后,你就能明白,实际行动和你理论规划和挂在墙上的东西,和你家玻璃板底下的东西还完全不一样。一定要有应变能力,不要以为你做好了方案就没问题了,“枪声一响,再好的应对方案作废一半。”

美国的《Science》(科学杂志)讲“让感染者总数减少了96%,对遏制疫情作用极其重要。”美国科学杂志的评论,当中国COVID-19疫情爆发最初50天内传播,对传播有效的阻断,武汉封城起了最大的作用,让感染者总数减少96%。

 

我们可以想一下这个措施,如果当时武汉不封城,我们的蔓延,而且当时刚好赶上中国的春运、春节,人员流动最频繁的那段时间之内,发生了重大疫情,如果不及时、有效地阻断和隔离,对我们的影响是灾难性的。

 

有一句话“利益抉择是危机处理中最艰难复杂的过程。简单道理:有所失,才有所得。总想一无所失,最终一无所得。”

武汉人民做出了重大牺牲,这就是以小局保大局,这不是损失吗?这是损失。武汉是九省通衢的地方,武汉是一个交通枢纽、物流枢纽、人流枢纽,对全国的交通影响、经济恢复影响都很大,武汉又是大学城,武汉又是科研基地,对中国的影响非常大。但是这个时候总想一无所失,最终一无所得。这就是我们讲的在决策中必须要注意的问题。

 


2.  承担风险

 

决策要控制事态,必然要承担风险。领导者的领导岗位一个最大的特点,就是必须能够承担风险。承担风险对领导者的要求其实没那么复杂,就是一句话“站出来,让别人看见你”。

 

我们在危机中、危难中往往出现了一个什么样的现象?领导者出现什么样的现象?躲起来,让别人看不见我,因为我一说话,可能有失误,我决策可能有失误,让人揪住,我还不如躲起来,那是最大的失误。

 

湘军悍将胡林翼讲过一句话,“气不盛者,遇事而气先慑,而目先逃,而心先摇;平时一一秉承,奉命惟谨;临大难而中无主。其识力既钝。其胆力必减,固可忧之大矣。”

 

气不盛的人平常看不出来,“平时一一秉承,奉命惟谨”,随时请示汇报,这个人很老实、很本分、很好用,但是“遇事而气先慑,而目先逃,而心先摇”,这样的人“临大难而中无主。其识力既钝。其胆力必减,固可忧之大矣”。用今天的话讲就是没有担当精神。担当者就要气盛,气不盛无法担当。

危机应对中领导者,既要调动物质力量,又要调动精神力量。危机中的精神力量,很大一部分表现为领导者自身的领导力量。那时候你不要企图靠别人,靠我的班子、秘书、助理给我提供精神力量,你的企业、你的地区、你的单位,主要精神力量来源就是你,你能给单位、员工提供什么样的精神力量?

 

我们说物质力量、精神力量相互配合、相互补充,却无法相互取代,你不要以为你有强大的物质力量就可以,不一定的。包括这回,你即使有充分的医疗资源储备,你有充分的司机,你有充分的运输工具,你也不一定行,为什么呢?这是物质力量,跟精神力量还不是一回事。就是你能不能产生调动相应的精神力量。物质力量、精神力量相互配合、相互补充,这是危机中的领导者必须注意的。

 


3.  实现转换

 

西方有这样一句话“真正的问题是无法解决的,只能实现因势利导。”新冠病毒没有抗体,产生了抗体以后可能还会出现变异。但是问题得不到解决,我们就不行动了吗?你如何实现有效转换?当真正的问题不好解决的时候,怎么才能在这个过程中完成利弊的转换呢?对我们来说,无疑也是一个大的考验。

英国皇家国际事务研究所长罗宾·尼布来特说“新冠疫情可能是压倒经济全球化的最后一根稻草,中国不断增长的经济和军事实力,已经激起了美国两党与其斗争的决心,意图强行推动中国与美国高科技和知识产权脱钩,并试图迫使欧盟仿效。”

 

美国人有过表示,当新冠病毒刚刚在中国发生的时候,美国的商务部长罗斯就讲了,“中国的疫情有助于产业向美国回归。”他一开始就是看我们的笑话,他一开始讲了这个。而现在美国库德洛讲了,他建议美国企业搬回来,而且所有费用由美国政府支付,美国企业大量回迁,他将发出这样的号召。政治家的号召就能回迁吗?全球化的进程能够由总统、总理、商务部长、财政顾问来决定吗?全球化是一把雨伞,可以人为撑开、收拢吗?完全不是这样的。